本届政府职教观之看点与期盼
 发布人:于进亮  发布时间:2014-04-08  ;文章来源:中国高职高专教育网

226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部署加快发展职业教育。李克强总理提出了当前我国职业教育的五大任务,全面阐述了本届政府对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理念、路径、改革的重点,并进行了工作部署。笔者认为,这次会议有众多的看点和期盼,将对我国现代职业教育的改革与发展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看点一:提出要形成“崇尚一技之长、不唯学历凭能力”的氛围,预示着我国社会将逐渐从学历型社会向能力型社会转型和过渡。

实现这一目标,配套的人事分配制度需要大的突破。如果说人事分配制度不是有利于崇尚一技之长,而是有利于文凭至上的,那么不唯学历凭能力的氛围就无法营造起来。为何职业技术教育长期缺乏吸引力?其根本原因在于,一线劳动者在国民收入分配中所占的比例太低,造成了以高学历、高文凭为起点的白领、金领和以一技之长为起点的灰领、蓝领之间收入的巨大差别。过去我国8级技工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都很高,赢得了社会的青睐;澳大利亚高级技术人员或技工的工资甚至超出大学教授、副教授的工资,这是TAFE(技术与继续教育学院)经久不衰的重要原因。现在年轻人到职业院校来就学多是出于一种无奈,而不是同样可以实现人生价值和幸福生活的另外一种选择,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人事分配制度的不合理。现在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了!我们期盼着政府能下定决心,在企事业单位中,逐步建立一线工程师、技术人员、高级技工和高素质员工的工资总额在人员总经费中占据一定份额的制度,并且所占份额要不断提高。

看点二:建立与技术进步相适应的现代职业教育,这预示着职业教育尤其是高等职业教育正面临着全面转型升级、打造升级版的繁重任务。

由于我国的特殊国情,我们工业化进程目前还不完整,没有像日本那样经历一个从贸易立国到技术立国的完整过程。新中国成立以来,只有在上世纪50年代全国上下开展过技术革新、技术改良的群众运动,涌现了千千万万的技术革新能手。之后由于“文化大革命”的破坏,技术教育始终是我国教育的弱项。今天,虽然我国职业教育的规模相当大,但在办学思路上长期以来只提技能,不提技术,职业技术教育(国外称技术与职业教育)成了瘸腿的教育。建设与技术进步相适应的现代职业教育,在笔者看来,实际上是“技术立国”的另外一种表述。对于高职院校来说,要加大技术教育的分量,不仅要强化技能训练,而且要强化学生举一反三的技术应用能力和创新能力的培养,这样才能适应技术的高速发展。期盼高职院校的领导能以高度的敏感性,进行新一轮的职教理念大讨论,将技术教育落到实处。

看点三:将培养工程师的目标纳入高职教育的培养规格,预示着高职教育成为了新的工程师的摇篮。

我国技术人才结构长期呈“橄榄型”,技术领军人才少,面向一线的技术人才更加匮乏。要改变这种状况,使技术人才结构变成“哑铃型”,就要大幅增加技术领军人才和面向一线的技术人才的培养。高职院校主要承担培养生产、管理、建设、服务一线的现场工程师的任务,包括现场技术师、工艺师、设备工程师、品质工程师、销售工程师等。为此,必须要统一认识,不能把高职看成是仅仅培养高级技工的地方,或者把培养现场工程师也全看成是本科院校的事情。我们期盼高职院校能通过将培养现场工程师纳入自己不可推卸的重大任务,来摆脱目前简单化、低水平的现状,从而提高高职教育直接面向现代化主战场的贡献率。

看点四:采取混合所有制方式,消除社会力量向职业教育汇聚的体制障碍,这预示着举办者的成分多元化。

今后,混合所有制的职业教育机构将逐渐占据主体地位,凡是不利于混合所有制体制的政策、法规、条例以及传统都必须改变。此举也预示着管理者的成分多元化,除资金外,知识、技术、管理等要素也可作为分配的依据,从而终结了纯粹按资金分配的时代。此举还预示着职业教育机构的管理权可以按一定的规则流动或流转,委托管理将成为扩大优质职教资源、培育特色职教资源、解决问题职教资源的有效途径。社会也将组建专业化、职业化的托管团队。

要实现上述功能,国家的院校设置和评估政策必须松绑——政府必须从善于管理单一所有制职教机构转变成善于管理多种所有制职教机构;政府分配资源的方式必须改变,从调拨转为各种所有制职教机构以同等的地位、同样的权利,按同样的标准去同台竞争;政府和社会享用职教成果的方式必须改变,从无偿使用转为购买服务。

教育是把金钥匙,职业教育是把万能的金钥匙。在本届政府的领导下,我国的各级各类职业教育将再次获得高速而稳健的发展,我国的人民将从职业教育中获得与普通教育同样的发展预期。


作者简介:俞仲文广东岭南职业技术学院校长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副会长、国务院津贴获得者